成都游记 | 重庆鸿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

CN|EN

 

公司组织成都旅游

成都,一直以来是我想去的一个地方,亦无数次地想象过它的繁华与安静。只是真正去了才知道——哦,原来这才是它的模样。

 

现在,不提糖酒会和品酒,在出差完毕之后上班的第二个工作周里,这个时候我只想静下来好好想一想那片刻的安逸时光,讲一讲在那里的难得悠闲。

 

其实去成都出差我是没有想过的,一来是因为新入职,手边需要熟悉的事物还很多;二来自己毕竟不是采购,帮不上什么大忙。只是没想经理老郑说,长长见识对后面的工作也是大有裨益的。

 

我们四人到达成都、找到酒店,和大BOSS老王汇合又安顿下来已经十点多了。看着是不是到了该洗洗睡的点儿,老王却盛情邀我们一块儿去吃宵夜。想来是因为老郑和唐唐是男士,上车前草草解决的快餐是不顶饿的。路上老王一如既往地客气地说着抱歉,说因为糖酒会的缘故旅店也不算好订,就委屈大家了。宵夜也果真是宵夜,简略说完明天的安排之后,便直接跳转到下午的自由安排讨论中去了,在无异议中定下“宽窄巷子”的行程来。

 

其实,旅店还不至于老王口中说的凑合,暖红色的被子、橘色的古风吊灯、小巧的玻璃茶案、软和的单人沙发、不大的窗户、厚重的遮光帘……除了因长时间封闭,使得空气里留存的陈旧感,一切都是挺好的样子。如同我无数次想象的独居——我可以就这泡一杯茶或是咖啡,或是倒半杯牛奶、或者葡萄酒什么的;然后缩在沙发里,就着光和几案写点小事,或者什么都不做看看窗外的车或是雨。

 

第二天是早醒的,睡得倒是香甜,但毕竟是一个陌生的地方吧。早餐的海鲜馄饨颇有高中时候,校外一家钟爱小铺子的味道。又加了个卤蛋,就饱饱地搞定了。去完糖酒会,果如老王说得还早。

 

宽窄巷子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呢?现在的我也忘得七七八八了,只觉得有点像这里的洪崖洞、磁器口,却又都不是。更少了点什么,还多了些什么,讲不清楚。

 

不算宽的街道亦算不上窄,两旁的店铺有的人声鼎沸,有的静谧清幽。有露天的咖啡吧,有慢摇的小酒馆,有带八仙桌和长凳的盖碗茶,有小食铺子,有用作餐饮的带天井的小院儿……这样慢慢地走着,让我在不经意间想到了朋友说的一句话“我都不知道你是怎样做到把中西风格融为一体的”。我也同样困惑,这里是怎样做到的。仿如我另一个心境的存在,或者更贴切说来是我心境的真实存在。

 

走着走着天色也渐渐暗下来,光便从两旁的店铺和偶尔的路灯处透散开,夹杂在空气中,氤氲出梦样的境地。抬头,天已变成了钴蓝色,带着丝绒的质地铺了满都是。星子却落生在了地上,如珍宝的润白珠光连成了一串,像极了勇敢传说里指引归人的精灵。那似闪非闪的摸样,配合这青石的纹路,恍惚间竟生出了错乱了时空之感。又这样走了不知多久,星子忽地戛然而止了。四围的光景重新清晰起来,似乎这时候即使你突然转过身去,也再寻不到那润白的珠光之迹了。一切却又是那样的自然而然,不带一丝唐突之感。来不及细想,“花间”便已出现在了眼前。

 

我们一行五人也刚好逛遍了这巷中宽窄,正好决定就此晚餐。说来又算是我的提议吧,“花间一寺一壶酒”总不该扫了这样的兴致。精致的菜品、醇香的麦芽原浆,畅谈甚欢。但具体说来,我也只能隐约记得自己说过的“舍命陪君子”和“游侠”之类的疯言疯语了。也多亏众人不予笑话和嫌弃。之后便是醉了的,我想所谓浮生半世也不过如此了。

 

再然后,近旁的光再度鲜亮起来,旅客、散步的小情侣渐次出现又渐次离开……若说这不是甜梦一场,又怎么会如此神奇呢。